本站搜索
  

专注于刑事辩护! 因为专注,所以更专业! 行动专线:13713662788 详情 …

   手机:13713662788 QQ:578207175
  首页 >> 缓期执行
缓期二年执行:宋某勤故意杀人案
来源:深圳刑事律师 观澜律师 石岩律师 坂田律师 宝安律师 企业法律顾问 | 发布时间:2014-4-18 | 浏览次数:
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
(2013)皖刑终字第00413号


  原公诉机关安徽省亳州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乔某飞。系被害人乔某兵之兄。

  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乔某芳。系被害人乔某兵大姐。

  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乔某秀。系被害人乔某兵二姐。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宋某勤。因涉嫌犯故意杀人罪于2012年11月15日被刑事拘留,同月2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亳州市看守所。

  安徽省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亳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宋某勤犯故意杀人罪及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乔某飞、乔某芳、乔某秀提起附带民事诉讼一案,于2013年7月30日作出(2013)亳刑初字第00035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宣判后,乔某飞、乔某芳、乔某秀及宋某勤均不服,分别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被告人,听取辩护人及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意见,认为本案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依据现场勘查笔录、鉴定意见、书证、证人证言、被告人供述等认定:被告人宋某勤与被害人乔某兵存在不正当男女关系。2012年10月14日晚,二人因是否结婚问题产生纠纷,宋某勤将矿泉水掺入老鼠药让乔某兵喝,乔中毒期间,又持铁锤砸击乔头面部,致乔死亡,后将尸体抛入机井内。经鉴定,乔某兵系毒鼠强中毒后被钝器打击头面部致颅脑损伤死亡。

  另查明:宋某勤应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乔某飞、乔某芳、乔某秀的经济损失丧葬费22300.5元。案发后,宋某勤家人已代为赔偿20000元。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人宋某勤不能正确处理与他人纠纷,非法故意剥夺他人生命,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被告人宋某勤的犯罪手段残忍,情节恶劣,后果严重。鉴于宋某勤归案后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其家人已部分赔偿被害方损失,对其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遂依法判决如下:一、被告人宋某勤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二、被告人宋某勤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乔某飞、乔某芳、乔某秀丧葬费22300.5元,除去已赔偿的20000元,余款2300.5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履行完毕;三、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乔某飞、乔某芳、乔某秀的其他诉讼请求。

  乔某飞、乔某芳、乔某秀上诉主要提出:依法改判宋某勤死刑立即执行;判令宋某勤赔偿其等人经济损失552780元。

  宋某勤上诉和辩护人辩护主要提出:被害人有一定过错,其认罪态度好,原判量刑过重,请求二审法院从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2010年,上诉人宋某勤在铜陵卖膏药时与乔某兵相识,后发展成不正当男女关系。2012年10月14日晚,二人一起乘火车到利辛巩店镇宋某勤家中。当晚,二人因结婚问题引发争执,宋某勤将加入老鼠药的矿泉水给乔某兵喝。当月16日上午,在明知乔中毒尚存活的情况下,宋某勤持铁锤,多次砸击乔某兵头面部,致乔死亡,后将乔的尸体用编织袋包裹运至村庄西南一机井旁,并在尸体上系一块砖头,抛进机井内。次日下午,宋某勤潜逃至铜陵。经鉴定:乔某兵胃容物检测出毒鼠强成分;乔某兵系毒鼠强中毒后被钝器打击头面部致颅脑损伤死亡。

  另查明:上诉人乔某飞系乔某兵之兄,上诉人乔某芳、乔某秀系乔某兵姐姐,上诉人宋某勤应赔偿乔某兵、乔某芳、乔某秀三人经济损失丧葬费22300.5元。一审期间,宋某勤家人已代为赔偿20000元。

  二审期间,上诉人宋某勤的丈夫代为赔偿乔某飞、乔某芳、乔某秀三人经济损失55000元。三人愿意接受该赔偿款,对宋某勤表示谅解,对一审判决宋某勤应履行的赔偿义务,视为已履行完毕,同时请求法院依法对宋某勤从轻处罚。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1、现场勘验检查工作记录、现场图、现场照片载明案发现场的基本情况。

  2、(亳)公(司)鉴(毒物)字【2012】154号鉴定书载明被害人乔某兵胃内容物中检测出毒鼠强成分。

  3、尸检鉴定报告及照片证明被害人乔某兵系毒鼠强中毒后被钝器打击头面部致颅脑损伤死亡。

  4、法医物证鉴定书载明:(1)从宋某勤家席间灶台东侧面可疑血迹中检测出人血并检见出基因型,该基因型与在机井内打捞出的无名男尸的肋软骨及打捞的头骨牙齿来自同一个体。(2)无名男尸肋软骨的Y-STR分型与疑似无名尸的哥哥乔某飞Y-STR分型在DSY456等16个位点上一致。

  5、(亳)公(司)鉴(毒物)字【2012】155号鉴定书证明在宋某勤卧室床西头地面提取的矿泉水瓶内检测出毒鼠强成分。

  6、指认笔录及照片载明宋某勤指认杀害乔某兵的现场及抛尸现场等情况。

  7、人身检查笔录及扣押物品清单载明扣押宋某勤物品情况。

  8、通话记录载明宋某勤的手机通话情况。

  9、证人许学芳、蒋召印、蒋召武、范振华的证言:2012年11月13日下午,其等人在利辛县巩店镇蒋营庄村南一机井内发现一尸体。

  10、证人蒋召全、李秀英的证言:其二人系夫妻。2012年10月中旬一天的晚上,大儿媳宋某勤从外地回来,到其家拿了钥匙就回家了,其未去宋某勤屋里,也没见宋某勤带人回来,宋某勤在家待了两三天,还在其东间屋里睡过,期间用过家里三轮车回娘家。

  11、证人张国华的证言:其系被害人乔某兵的大姐夫。2010年农历七月,乔某兵曾带一女子到其家住过两个晚上,后就没见过这个女的,经其辨认该女子系宋某勤。2011年过年时乔某兵说,他与宋某勤在沈阳打工,并拿出一张写有宋某芳名字的银行卡,称卡里有10000元,系其打工所得。2012年正月初六,乔某兵称其到贵池租房子等宋某勤,2012年4月电话联系一次,后就未联系了。

  12、证人乔某飞的证言:其系乔某兵的哥哥。去年过年回来,听其弟说在沈阳打工挣了一万多块钱。最后一次见其弟是正月初六,后听说其弟生前同一女子在一起,2010年时二人曾到大姐夫张国华家住过,还以结婚的名义向亲友借过钱。

  13、证人蒋祥荣的证言:其系宋某勤的丈夫。2011年4、5月份,宋某勤给其打电话说要带个人到沈阳打工,宋某勤弟弟当时是工地办公室主任,登记时其才知道这个男的叫乔某兵,直至2011年11月乔某兵才走,其和宋某勤是12月回家的,过年后其又去了沈阳工地,宋某勤又到铜陵卖保健品,平时二人电话联系。

  14、证人蒋涛的证言:其系宋某勤的婆弟,现住阜阳市临沂商城。2012年8、9月份,宋某勤寄来四个装有衣被的编织袋,让其带回利辛老家,十一期间,其把她寄来的东西送回去的。其母亲有宋某勤家的钥匙,编织袋上写有其名字、手机号码和阜阳临沂商城的收货地点。

  15、上诉人宋某勤的供述:2010年5、6月,其在铜陵卖膏药时与乔某兵相识,2010年7、8月份与乔一起到乔的大姐家待过一天,2011年3、4月,其带乔到沈阳丈夫干活的工地上打工。2012年3、4月份,其又到铜陵卖膏药,与乔发展成不正当男女关系。2012年10月一天,因其母亲有病需要照顾,对乔某兵讲10月14号要回利辛,后其二人于14号21时许到利辛。乔又讲要和其结婚之事,否则要让其家人知道二人的关系,还要杀了其家人。后其就拿了一包老鼠药,当着乔的面放进矿泉水瓶内,对乔称要死就喝,乔让其先喝,其先喝一口但未咽,乔喝了几口,剩余的连瓶子被其扔到床下。第二天乔在其家没吃饭,口里吐白沫。第三天早上,其从婆婆家拿了一把锤子回到家中,见乔躺在自家西屋地上,不能说话但还能呼吸,就用锤子朝乔头面部砸了三四下,见乔流血,便用家里化肥袋包住乔的头部,当晚用婆婆家三轮车将乔某兵的尸体运到村南一机井处,在乔的腿部用红色尼龙绳子系了一块砖头,将乔脚朝下扔进了机井内。17号早上,其看到家中地上有血迹,将沾血较多的两块砖用新砖换掉了,其余砖上的血用粪铲刮掉,地面上的血迹,其先用土掩埋又用水冲洗,后坐车回铜陵。

  16、户籍证明载明被害人乔某兵及上诉人宋某勤的年龄身份等基本情况。

  18、抓获经过证明宋某勤于2012年11月15日在铜陵市狮子山区新湖家园小区被抓获归案。

  19、麒麟村委会出具的证明及身份证载明乔某飞、乔某芳、乔某秀的身份情况。

  关于乔某飞、乔某芳、乔某秀上诉所提增加赔偿的上诉理由,经查:根据法律规定,附带民事赔偿范围仅限于被害方遭受的物质损失,原判已按法律规定判令宋某勤赔偿,确定的附带民事赔偿数额并无不当,该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此外,三上诉人作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依法只能就附带民事部分提出上诉,现上诉请求加重对原审被告人的刑事处罚,没有法律依据,故三人的此节上诉理由亦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宋某勤所提被害人有一定过错的上诉理由,经查,此节仅有宋某勤的供述,无其它他证据印证,故对其此节上诉理由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上诉人宋某勤不能正确处理与被害人之间的情感纠葛,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鉴于宋某勤归案后认罪悔罪态度较好,二审期间,其近亲属积极代为赔偿被害方经济损失,且取得被害方谅解,对上诉人宋某勤可予从轻处罚。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审判程序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三十六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一、二、四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安徽省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亳刑初字第00035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第二、三项,即附带民事赔偿部分;

  二、撤销安徽省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亳刑初字第00035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第一项,即对被告人宋某勤的定罪量刑部分;

  三、上诉人宋某勤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刘以军
  代理审判员 胡建春
  代理审判员 李 清
  二〇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白宝书

 


 
TAG:缓刑,缓期执行,死刑缓期执行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上一篇:缓期二年执行:胡佳兴非法持有毒品案
 下一篇:缓刑二年执行:朱某某抢劫、票据诈骗案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