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专注于刑事辩护! 因为专注,所以更专业! 行动专线:13713662788 详情 …

   手机:13713662788 QQ:578207175
  首页 >> 取保候审
取保候审:林照毅等走私普通货物案
来源:深圳刑事律师 观澜律师 石岩律师 坂田律师 宝安律师 企业法律顾问 | 发布时间:2014-5-10 | 浏览次数: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2010)穗中法刑二初字第217号


公诉机关广东省广州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林照毅。因涉嫌犯走私普通货物罪于2010年2月27日被羁押,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2日被逮捕。现被押于广州市第三看守所。
被告人吴灿培。因涉嫌犯走私普通货物罪于2010年2月27日被羁押,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2日被逮捕。现被押于广州市第三看守所。

广东省广州市人民检察院以穗检公二诉(2010)110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林照毅、吴灿培犯走私普通货物罪,于2010年10月22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广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派代理检察员鄢静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林照毅、吴灿培及辩护人罗树强、周文隽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广东省广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10年2月26日13时30分许,被告人林照毅带领被告人吴灿培、同案人麦马旺、黄海(均另案处理)驾驶“珠担5082”船到香港屯门附近水域,从一艘趸船上购买0号红色柴油藏匿于该船内偷运入境。2010年2月27日凌晨1时许,该船在佛山市顺德区东平水道一非设关码头向岸边“粤C01478”油罐车过驳0号红色柴油时,被当场查获无合法手续的0号红色柴油34.5吨。经海关关税部门核定,偷逃应缴税额共计人民币74241.35元。
2010年1月期间,被告人林照毅带领被告人吴灿培、同案人麦马旺、黄海、麦平(均另案处理)等人还有多次以上述方式走私0号红色柴油的行为。其中,上述期间被告人林照毅参与走私0号红色柴油400吨,经海关关税部门核定,偷逃应缴税额共计人民币856931.7元;被告人吴灿培参与走私0号红色柴油380吨,经海关关税部门核定,偷逃应缴税额共计人民币814085.1元。
公诉机关当庭出示、宣读了书证、证人证言、鉴定结论、核税证明、同案人供述、被告人供述等证据,认为被告人林照毅、吴灿培逃避海关监管,走私普通货物入境,偷逃应缴税额,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三款之规定,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罪。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被告人林照毅对公诉机关指控其参与2010年2月26日走私的事实无异议,否认参与1月的走私,请求从轻处罚。
其辩护人提出如下意见:对于指控林照毅参与2月26日走私34.5吨红色柴油的事实无异议,但指控2010年1月林照毅参与走私红色柴油20次的证据不足,林照毅是初犯,情节轻微,请求对林照毅从轻处罚。
被告人吴灿培对公诉机关指控其参与2010年2月26日走私的事实无异议,否认参与1月的走私,且其是从犯、初犯,请求从轻处罚。
其辩护人提出如下意见:1、对公诉机关指控吴灿培犯走私普通货物罪没有异议,但认为吴灿培参与走私的红油只有34.5吨,偷逃税款只有74241.35元;吴灿培参与走私红油380吨的证据不足,不应认定。2、在走私红油的共同犯罪中,吴灿培是从犯;请求对吴灿培从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2010年2月26日13时许,被告人林照毅带领被告人吴灿培及同案人麦某旺、黄某(均另案处理)驾驶“珠担5082”船到香港屯门附近水域,从一艘趸船上购买0号红色柴油藏匿于该船内偷运入境。次日凌晨1时许,该船在佛山市顺德区东平水道一非设关码头向岸边 “粤C01478”油罐车过驳0号红色柴油时,被当场查获无合法手续的0号红色柴油34.5吨。经海关关税部门核定,偷逃应缴税额共计74241.35元。
另查明,2010年1月间,林照毅带领吴灿培、麦某旺、黄某、麦某等人以上述方式多次从香港运输0号红色柴油入境。其中,林照毅参与运输0号红色柴油400吨,经海关关税部门核定,偷逃应缴税额共计856931.7元;吴灿培参与运输0号红色柴油380吨,经海关关税部门核定,偷逃应缴税额共计814085.1元。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供并经庭审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1、证人林某杰的证言,其陈述:其购买“珠担5082”船并交给林照毅打理和管理,其不清楚实际使用情况。
2、同案人黄某的供述及对林照毅、吴灿培照片的辨认笔录 ,其供述:其从2010年1月开始参与走私红油。其一开始上“珠担5082”船工作时,林照毅就说要去走私红油,谈好基本工资1000元/月,成功走私一次另给1000元。其总共收到林照毅14000元。其在1月走私红油13次。加上被抓这次,一共做了14次。参与人有船长林照毅、驾驶吴灿培、杂工麦某旺。林照毅是老板和船长,负责指挥和联系买卖红油。其负责开船,其他人都听林照毅指挥。一共走私了多少、收购人是谁其不清楚,林照毅才清楚。每次都是从珠海出发,早上去香港屯门油趸装油,晚上偷运回大陆出售,和被抓那次差不多。因为其眼睛在晚上看不太清楚,所以晚上偷运回大陆时基本上是吴灿培开船,他没空时其才开,所以卸油的地点其不太清楚。
3、同案人麦某旺供述:其是林照毅请的,每个月工资1500元。2010年2月27日凌晨船靠岸时,接油车已经在岸边等,当时,两条油管就是从车上拉过来的。这次走私红油是由船长林照毅负责。
4、同案人吴某华供述:2010年2月26日20时许其受人雇请,驾驶大货车跟着小货车开进一砂石码头,大概等了半个小时,小货车上有人过来叫醒其,其看到有条船靠在岸边,其车后面有几个人,地上有一堆油管。过了几分钟,有人喊“走了”, 就看到很多人在跑。雇请其的人叫“阿标”不知道全名叫什么,手机号13809205801。
5、中国检验认证集团深圳有限公司出具的JT2010/0221检验证书,证实:“珠担5082”船内货物为0号红色柴油,重量为21.5吨;“粤C01478”货车上货物为0号红色柴油,重量为13吨。
广州海关辑私局出具的穗关辑技文字(2010)003号笔迹鉴定书,证实:“2010年.1月份”记录单书写笔迹为林照毅书写。
6、广州海关出具海关核税证明书,证实:2010年2月27日林照毅、吴灿培走私“红油”34.5吨,偷逃应缴税额74241.35元;2010年1月林照毅走私“红油”400吨,偷逃应缴税额856931.7元;2010年1月吴灿培参与走私“红油”380吨,偷逃应缴税额814085.12元。
7、黄埔大铲海关缉私分局出具的抓获经过,证实:各被告人的归案情况。
8、经林照毅签认的验船证明书、船牌管理授权书、拥有权证明书、运作牌照、出口船舶户口簿等,证实:“珠担5082”船为林俊杰所有。
经林照毅、吴某华签认的现场照片,证实:案发现场的情况。
10、黄埔海关缉私局出具的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立案决定书,证实:案件的破获情况。
11、户籍材料,证实:被告人林照毅、吴灿培的身份情况。
12、黄埔大铲海关缉私分局出具的扣押物品清单,证实: 2010年2月27日,该局从被告人林照毅处扣押“珠担5082” 船一艘、“红油”21.5吨,从同案人吴某华处扣押“粤C01 478”车一辆、“红油”13吨。
13、中国工商银行广东省分行营业部出具的交易明细,证实:被告人林照毅的银行账户交易情况。
14、黄埔海关辑私局大铲海关辑私分局出具的情况说明,内容为:经向关税核定部门了解, 2010年1月被告人林照毅走私的400吨红油、吴灿培参与走私的380吨红油核税是按一月份国际柴油市场价格进行偷逃税款计核。
15、被告人林照毅的供述及对黄某照片的辨认笔录,其供述:“珠担5082”船是其弟林俊杰购买后交给其打理。其共请了四个人,黄某开船,基本工资1000元,每做成一单提成1000元;麦某旺是轮机,基本工资1500元,每做成一单提成500元;吴灿培和麦某是水手,基本工资1500元,每做成一单提成400元, 提成是走私红油的提成。麦某做到1月底就不做了。当其船停在珠海香洲渔港时,一个自称“阿涛”的人问其走不走红油,并给其“阿标”的电话,让其直接联系。其走私的红油都被“阿标”买走。其到香港装完油后,就电话联系“阿标”,告知他油价及吨数,并由他确定交油地点。交油后“阿标”用港币支付油款,买油是每吨港币5200元,卖出是每吨港币6200元,另外每吨油还有人民币400元的运费。支付地点都在过油现场,看车上的油表当场给钱。其替“阿标”运油,都在南海西樵附近过油,但并不是同一码头。2010年2月26日其到香港屯门水域的一条“红棉”号香港籍油趸买油,其没有提前联系,而是直接开船靠上油趸并购买红油,其不认识油趸上的人。购买红油35吨后,其直接开到佛山市顺德区东平水道一码头。岸上接油的车是“阿标”联系,其不认识他们。过驳时,岸上的人递油管过来,船上吴灿培绑缆,其和麦某旺拉油管到油柜出油口上,一共拉了两根油管,接好之后,黄某在驾驶室打开开关,用油柜内的油泵把红油抽到岸上的油车,抽了十多分钟就被抓了。被抓时也不知道抽了多少上去,后来海关抽油检查,抽到“粤C01478”车上的油是13吨,船上油柜里还剩下21.5吨。其与“阿标”联系的专门电话,在被抓时被其扔到海里。这次装35吨红油的原因是因为一月份每次只装20吨,发现不但没赚钱还赔钱,所以就想这次装多一点才有赚头。
其记录了2010年1月份走私红油费用的收支情况:收入记录其船1月份共走私红油20次,收运费16万元(每次8000元,400元/吨),每次走私20吨红油,共走私400吨;支出记录是自用油、损耗、工资等,每走私一单,损耗为1100元,自用油5500元和给工人提成。其中,麦某旺、麦某、其做了20单,吴灿培做了19单,黄某做了13单。
16、被告人吴灿培供述及对黄某照片的辨认笔录,其供述:年初林照毅请其到“珠担5082”开船,包吃住1500元/月,出去做一趟另外有400元,他没直接说“做一趟”是去运红油,但其在船上工作了这么多年,其想应该是运红油,是走私行为。第一次上该船时,船上有林照毅、麦某旺、麦某,黄某当时不在船上,年后麦某没有来。船上所有人都听林照毅指挥,由林照毅负责并联系相关事宜。其在该船上做过搬鱼、带缆、驾驶、做饭、清洁等活。该船一般从香洲码头出发去香港屯门加红油,然后去收鱼,晚上再在内地水域岸边,将船上的红油过驳给岸上的油车。有时直接从香洲码头出发到香港屯门加红油,然后运到内地直接过驳给岸上的车辆。每一次做都和被抓的这次情况差不多。其拿了多少钱不记得了,一般没钱之后就找林照毅拿。
2月26日上午该船从香洲码头出发开到香港屯门,从一艘香港油趸上加红油。具体加了多少红油,其不清楚。加油的时候,林照毅去了那艘船,不知是不是去给钱。加完油后大概下午两三点船往内地开,黄某开船,有时其也帮忙开。大概晚上12点船靠岸,用油泵向岸上的油车过驳红油。刚过驳几分钟就被海关抓获。
对于被告人林照毅、吴灿培及辩护人所提意见,经查,1、林照毅在侦查阶段供述其从2010年1月初开始去香港走油,到1月底共走私了20次,每次20吨,其中吴灿培参与走私19次,其供述走私的时间、地点、路线、次数均能与同案人黄某的供述、林照毅记录的收入与支付工资的纸条相吻合,且吴灿培在侦查阶段亦曾供述与同案人在2010年1月多次到香港运油。前述证据相互印证,足以证实2010年1月林照毅参与走私红油400吨、吴灿培参与走私红油380吨。2、林照毅雇请、安排他人参与犯罪,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是主犯,应按照其所参与的或者组织的全部犯罪处罚;吴灿培受林照毅雇请参与犯罪,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依法予以减轻处罚,本院决定对被告人吴灿培减轻处罚。被告人林照毅、吴灿培及辩护人所提意见的合理部分,本院予以采纳。
本院认为,被告人林照毅、吴灿培逃避海关监管,走私普通货物,偷逃应缴税额特别巨大,二人均已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罪。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根据被告人林照毅、吴灿培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三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二十七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林照毅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650000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0年2月27日起至2020年2月26日止;罚金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的第二日起一个月内一次性缴纳);
二、被告人吴灿培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300000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0年2月27日起至2013年8月26日止;罚金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的第二日起一个月内一次性缴纳);
三、扣押的赃物0#红色柴油34.5吨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由黄埔大铲海关执行);
四、继续追缴涉案的违法所得,予以没收,上缴国库(由黄埔大铲海关执行)。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何春竹
代理审判员  邵军锋
代理审判员  聂 慧

二O一一年 三 月 八 日
书 记 员  陈晓兰
卢正山

 


 
TAG:取保候审,取保候审律师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上一篇:取保候审:王某村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
 下一篇:取保候审:罗某生盗窃案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