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专注于刑事辩护! 因为专注,所以更专业! 行动专线:13713662788 详情 …

   手机:13713662788 QQ:578207175
  首页 >> 婚姻继承
李乐城与肖金沂夫妻离婚后财产纠纷上诉案
来源:深圳刑事律师 观澜律师 石岩律师 坂田律师 宝安律师 企业法律顾问 | 发布时间:2011-7-29 | 浏览次数: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0)穗中法民一终字第4394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李乐城。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肖金沂。
  委托代理人:李兰芳。
  委托代理人:李银芳。
  上诉人李乐城因夫妻离婚后财产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从化市人民法院(2010)从法民一初字第44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认为:双方争议的位于广东省从化市城郊街大夫田村第九经济合作社(以下简称九社)土名“岩下”的0.15亩闲置地是1981年分配给肖金沂、李乐城家庭共同的,其使用权为家庭共有,该地出租给外人郭某使用而获得的收益应归家庭(肖金沂、李乐城及其三名子女)五人共同所有,肖金沂主张该租金应为其个人所有,要求李乐城全额返还与事实不符,原审法院不予支持。肖金沂、李乐城已于2008年离婚,其子女也已成年,李乐城收取后该租金2250元后未予分配给其他成员,肖金沂主张返还其应值份额有理,鉴于其三名子女向原审法院出具书面声明明确表示该地块名下租金权益全部归肖金沂所有,是对自己权利的合法处分,原审法院予以照准。故肖金沂诉讼请求李乐城返还出租岩下地块2009年、2010年的租金部分有理,原审法院予以支持其取得五分之四份额共1806.4元。李乐城要求处理李家园的平房并非本案肖金沂之诉范围内,原审法院不予处理。综上,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一条之规定,于2010年6月25日作出判决:李乐城应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返还出租从化市城郊街大夫田村第九经济合作社土名“岩下”的0.15亩地块所得2009年及2010年的租金共1806.4元给肖金沂。本案受理费50元减半收取25元,由李乐城负担。
  判后,李乐城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认为:原审法院在没有审查清楚我与肖金沂拥有的土名“岩下”闲置地的亩数及份额的前提下,判决肖金沂享有“岩下”五分之四份额的租金无事实依据。一、原审法院认定“岩下”的0.15亩闲置地是我所在经济社于1981年以每户人口数分配给我家庭的,我对于原审法院这一认定持有异议。根据我提供的2010年3月25日《1980年大夫田村九社岩下土地闲置地第四组示意图》及我在二审提供的九社于2010年7月15日出具的《证明》证实,双方诉争的“岩下”闲置地总面积为0.12亩,而非0.15亩。其中1981年九社分给我家庭的“岩下”土地每人只享有0.009亩,当时我家庭人口为5人,即家庭享有的“岩下”闲置地为0.045亩,剩余的0.075亩是双方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的开荒地,该开荒地属于双方在离婚时没有分割的夫妻财产,不属于家庭成员共有。故肖金沂享有0.064亩租金收益1224元。二、原审法院认为该地块由双方及子女李银芳、李国龙、李兰芳家庭成员共有与事实不符。该地块是九社于1981年按每户人口数分配给我家庭的,当时的家庭成员是我母亲邝带容、我、肖金沂和女儿李银芳、李兰芳,每人分配的亩数为0.009亩。而李国龙是1982年出生的,其不能享有该地块的份额和收益。1993年我母亲邝带容死亡,其所享有的份额由我继承,即我可享有“岩下”土地面积0.055亩,租金收益为1034元。综上所述,李乐城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判令我返还“岩下”0.12亩地块所得2009年及2010年租金共1224元给肖金沂;并由肖金沂负担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
  肖金沂答辩认为:1、李银芳、李兰芳没有表示放弃租金收益。2、在离婚案中,双方对除古圳果园没有达成致意见外,其他土地使用权均同意归我使用,只因为“岩下”这块地很小,所以没有有调解书中注明,但李乐城在调解笔录中已表示同意所有财产归我,故“岩下”地块本应归我使用。
  本院经审理查明,李乐城、肖金沂原为夫妻,生育有李银芳、李兰芳、李国龙三名子女。2005年9月24日,李乐城与李金泉、李志辉、李启标、黎少金作为甲方共同将土名“岩下”的闲置空地出租给郭焕荣,租期从2005年10月1日至2014年12月30日。                          2008年10月31日,李乐城、肖金沂经广东省从化市人民法院调解离婚,从化市人民法院出具(2008)从法民一初字第958号民事调解书,该调解书确认分割的夫妻共同财产中未提及“岩下”地块。之后,李乐城向郭焕荣收取了2009年、2010年的租金共2258元。
  一审中,肖金沂认为九社于1999年1月1日将0.15亩的“岩下”地块分给其承包耕作,而李乐城于1987年因顶职而被分配到从化市城郊街新开小学任公办教师,故李乐城对该地块没有使用权。为此证明上述事实,肖金沂提交:1、打印日期为1999年1月1日,现任社长李武杰签名及盖有公章的《土地承包合同》一份;2、2010年1月25日九社出具的证明,主要内容为:“岩下”土地是分配给肖金沂承包耕作,肖金沂前夫李乐城于1987年顶其父亲的职分配到城郊街新开小学任公民教师,我社所分“岩下”土地李乐城没有分配承包耕作份额。3、1999年1月1日,肖金沂作为承包方与九社(法人代表为李奕铃)签订的《土地承包合同》,其中注明承包0.2亩的土名为“桥头仔”的地块。李乐城确认证据3的真实性,但不确认上述证据1、2的真实性、合法性,并提交:1、2010年3月3日九社出具的证明,主要内容为:李乐城原是大夫田村九社户籍,岩下土地是按81年户口人数分下的土地,至今不变。2、2010年1月13日从化市城郊大夫田村民委员会出具的证明。肖金沂亦不确认上述证据1、2的真实性、合法性。
  二审庭询中,双方均确认李乐城提交的(2008)从法民一初字第958号案调解笔录的真实性。李乐城在调解过程中称,只要肖金沂同意离婚,其什么夫妻共同财产都可以不要,所有债权债务各自承担,但其确认的夫妻共同财产中并没有提到“岩下”地块。双方均确认李乐城自行绘制的争议地块示意图的真实性,但李乐城认为现出租地块面积为0.12亩,是开荒地并非承包地;肖金沂则认为出租地块面积就是承包地,是1999年土地承包合同中所指的“桥仔头”这块地。后经本院再三询问,肖金沂又称“岩下”与“桥仔头”是两块不同的、但相互靠近的土地。肖金沂承认打印日期为1999年1月1日,由现任社长李武杰签名及盖有公章的《土地承包合同》实际是在2009年2月签订的。
  另,二审中李乐城还提交九社于2010年7月15日、7月20日出具的证明二份。肖金沂不确认上述二份证明的真实性。
  本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四十一条第(二)项的规定,李乐城二审提交的两份证明不属于二审程序中的新的证据,依法不能作为本案的新证据予以审查。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本案肖金沂主张被李乐城出租使用的“岩下”地块是九社发包给其家庭的承包地,其主张的该事实是否成立,本院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分析:
  首先,肖金沂承认打印日期为1999年1月1日,由现任社长李武杰签名及盖有公章的《土地承包合同》实际是在2009年2月签订的,故该合同不具有真实性,不能作为本案认定事实的依据。即不能依据该《土地承包合同》认定肖金沂在与李乐城的夫妻关系存续期间,通过签订承包合同的方式,合法承包了0.15亩的“岩下”土地。
  其次,双方均确认肖金沂作为承包方与九社(法人代表为李奕铃)在1999年1月1日签订了《土地承包合同》,但该合同并没有注明肖金沂承包了“岩下”土地。而在二审庭询过程中,肖金沂先称0.15亩的“岩下”就是上述承包合同中“桥头仔”地块,后又称这两块地是不同的、但又相互靠近的。肖金沂的陈述前后矛盾,且从土地面积来看,显然不是同一块地。故上述《土地承包合同》亦无法证明肖金沂作为承包人合法承包了“岩下”土地。
  再次,肖金沂、李乐城双方提交由九社出具的反映“岩下”土地发包情况的证明,内容相互矛盾,亦不能单独作为本案的定案依据。即肖金沂提交的2010年1月25日九社出具的证明,亦不足以证明肖金沂是争议的“岩下”土地的合法承包人。
  综上所述,本院认为,本案肖金沂主张被李乐城出租使用的“岩下”土地是九社发包给其家庭的承包地,依据不充分。原审法院认定本案双方争议的“岩下”土地的使用权为肖金沂、李乐城、李银芳、李兰芳、李国龙家庭共有,该认定依据不足,本院予以纠正。肖金沂在未提交充分的证据,证明其是争议土地的合法承包人之一的情况下,要求李乐城按家庭承包土地的比例,返还“岩下”土地的租金收入,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不当,本院予以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三)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广东省从化市人民法院(2010)从法民一初字第449号民事判决;
  二、驳回肖金沂的全部诉讼请求。
  一审案件受理费25元、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均由肖金沂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贾震华
审 判 员  邹殷涛
审 判 员  叶 红

二O一O年十二月  二 日
书 记 员  郭文蕾

 
TAG:婚姻家庭律师,离婚纠纷律师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上一篇:袁笑明与李群法定继承纠纷上诉案
 下一篇:陈知愚与陈锦智等遗赠扶养协议纠纷上诉案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